從合唱團 Albert學長 最近的臉書討論中, 找到「反對獨尊SSCI SCI等指標 找回大學求是精神」這個連署. 填寫連署意見時有感而發, 寫些心得.

會有機緣踏入線上教學創業領域, 其實也是因為台灣對大專教師的資格與評鑑, 跟我真正的教學專長, 存在越來越多的差距. 我雖然是資優生體系出來, 但我反而不擅長資優教育, 對尖端科學研究沒有興趣, 也沒有可在生涯上刻印的研究理念體系與學歷.

相對的, 我喜歡教會一群經歷平均, 或對課程相當陌生的學生, 讓他們從幾乎是零的興趣與知識, 自己拾得前幾塊墊腳石. 學生從排斥茫然到還可以接受, 對我的成就感, 遠大於他們成績進步幾十分; 就更別說我不喜歡斤斤計較滿分與非滿分的所謂鑑別程度.

然而, 這樣的純教學職位在台灣前途茫茫, 不是面對K12的無缺流浪教師問題, 就是面對幾無保障的流浪約聘講師問題. 身在一個擁有高達一百多間大專院校的小國裡, 卻碰上如此之無奈景況, 我也只能徒呼負負, 並慶幸生命的許多貴人, 引導我走向程式設計訓練與小型創業之路, 而不是我也不認同的大型補習班教育體系.

我認為, 大專院校有許多課程, 其實是作為讓學生獨立思考與產生興趣的媒介. 如果授課教師均被要求以專業領域研究成果來判斷適任程度, 可以說是忽略了這些課程的準備, 對大專院校教育的重要性. 所以我不但反對獨尊SSCI,SCI等不盡公正的指標, 也反對講師學經歷限制越趨嚴格固執, 更反對被升格制度搞到逐漸衰退的技職體系學校, 所被迫扭轉的教學與研究資源分配.

這篇文章沒有寫死, 因為我的人生和國家的教育是百年大計, 路還很長. 或許, 等幾載後心智更穩定, 回首此篇筆刀霍霍, 我也會哂然一笑然後封存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