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8.18(二)19:30@音樂廳 2009亞洲青年管弦樂團訪台音樂會

衝著下半場柴可夫斯基少被演出的 “黎密妮的法蘭切斯卡" (Tchaikovsky: Francesca da Rimini,op.32) 而買, 聽完果然不虛此行!

http://www.youtube.com/v/CFfIYte0lbM&hl=zh_TW&fs=1&
杜達梅(Dudamel)指揮委內瑞拉玻利瓦爾青年管弦樂團(Simón Bolívar Youth Orchestra of Venezuela) 演出柴可夫斯基 “黎密妮的法蘭切斯卡" 激情的結尾.

上半場的布拉姆斯第四號交響曲(Brahms: symphony no.4,op.98), 因為晚到而沒法進去聽. 看電視演出的感想是: 小提琴相當不整齊, 也許是因為這個節慶團排練時間不長的關係.

下半場的莫札特第二十號鋼琴協奏曲(Mozart: piano concerto no.20,K466), 樂團不怎麼樣, 但是巴西鋼琴家斯圖爾曼指尖飛快, 讓快睡著的我立即振奮精神! 技巧高超的他, 對樂曲節奏特異的詮釋, 蠻像也是拉丁美洲的另一位鋼琴家 Gustavo Romero. 尤其他每每彈完後手勢起來要指揮樂團(古典時期以前,鋼琴家常兼任協奏曲指揮), 又突然發現其實正牌指揮也在時的囧樣, 實在蠻好玩的 😛

在觀眾不斷的鼓譟下, 他安可了舒曼某首曲子和巴哈"郭德堡變奏曲".

壓軸的演出就不用說了, 這首以但丁"神曲"為靈感的交響幻想曲, 比柴式早期的同類作品“羅密歐與茱麗葉"更上一層樓, 讓我從上半場的失望轉為欣喜. 而最後台灣青年(21人, 僅次於大陸22人)起立致敬, 更是獲得如雷的喝采!

2009.8.20(四)19:30@演奏廳 來自巴洛克的聲音 施宣煌與阿爾維科

朋友 ecicyu:// 多了一張票, 臨時找我去聽. 難得看到小廳幾乎滿場的觀眾, 而介紹曲目的主持人林慈音, 也把氣氛掌握得不錯.

只是曲目實在是太悶了. 輕男高音施宣煌在台灣確實少見, 但我覺得他的咬字和轉折技巧都還要再練練. 大鍵琴全場伴奏更是新奇, 但阿爾維科(Aldwinckle)彈得實在糟糕, 不和諧的錯音多到離譜…

以下列出曲目, 我只聽過"彌賽亞"那兩首.
上半場:
蒙台威爾第: “那輕蔑的眼神",選自"音樂的戲謔" (Monteverdi: “Quel sguardo sdegnosetto" from “Scherzi Musicali")
蒙台威爾第: “愚蠢與軟弱",選自歌劇"波珮亞的加冕" (Monteverdi: “O sciocchi, o frali" from “L’incoronazione di Poppea")
卡瓦利: “你是我的信念"(Cavalli: “Affe mi fate ridere")
史卡拉第: “紫羅蘭花" (Scarlatti: “Le Violette")
康普拉: 清唱劇"普天下當向耶和華歡呼" (Campra: “Jubilate Deo Ps.99″)
菩賽爾(Purcell): “比玫瑰還甜美"(Sweeter than roses)、我將乘幸運星而航(I’ll sail upon the Dog Star)、"聽!那空氣中所迴繞著勝利的歌頌"(Hark! The echoing air a triumph sings)
下半場:
巴赫(2000年證實不是他做的):當你在我身邊(Bist du bei mir,BWV508)
韓德爾: “你往何處去",選自神劇"瑟蜜蕾" (Handel: “Where’er you walk" from “Semele")
韓德爾: “我被禁錮的靈魂陷入痛苦深淵"、"惡劣的牧羊人",選自歌劇"羅德琳達" (Handel: “Prigioniera ho l’alma in pena", “Pastorello d’un prvero armento", from “Rodelinda")
韓德爾: “你們的上帝說,要安慰我的百姓"、"一切山漥都要填滿",選自神劇"彌賽亞" (Handel: “Comfort ye my people, saith your God", “Every valley shall be exalted", from “Messiah")
安可曲: 不知名.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