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一陣子沒有發表文章, 原因就是標題寫的, 我又中了文明帝國 (Civilization) 的毒!


因為這個四代資料片, 耗掉我幾乎全部的放假時間, 還因為沒去游泳, 肥了幾公斤! (幹!)

我有多迷戀這個遊戲呢? 從國中接觸到一代以後, 我大部分的GRE英文單字 (就是平常根本用不到的字) 都是從這裡學的; 其它電腦遊戲都會在半年內被移除, 唯獨這系列的遊戲是 “每砍掉後半年會再重灌進來"; 我有很多理由不玩其他遊戲 (玩3D遊戲會昏頭, 即時戰略反應不過來, 線上遊戲要找快速網路…), 但不用任何理由, 我一進入文明, 就會玩上幾天幾夜, 甚至幾週…

這個遊戲的毒甚至影響到我聽的音樂和買的CD. 只因為文明帝國三 (Civilization III) 我最愛的一段音樂 (鋼琴獨奏, 象徵工業時代來臨), 我差點就買了 2/16 黃彥博2009鋼琴獨奏會. 好在最後還是忍住衝動, 到演奏廳小電視前看完這第一首曲目才走 <– 還是跟神經病一樣 (沒買票的原因之一是他彈的真的不怎麼樣, 二來是他其他曲目: 蕭邦第一號敘事曲, 穆索斯基:《展覽會之畫》, 我在去年聽過很棒的版本了)

http://www.youtube.com/v/lgU9DwHq8CE&hl=zh_TW&fs=1
李希特演奏海頓:E大調鋼琴奏鳴曲,作品49,第三樂章

然後過幾天要聽國家交響樂團 (NSO), 經過西門町佳佳唱片, 沒什麼考慮之下就把收錄這首的 NAXOS 唱片買下來了… 真是無藥可救orz

中間累積聽了四場音樂會. 首先是室內樂: 二月18日 19:30 弗洛伊德三重奏@演奏廳
演出三首為單簧管、大提琴和鋼琴寫的三重奏, 在 YouTube 上都找不到 😦

  • 厲斯 (Ries, 跟貝多芬同梯) 的作品 28, 我是覺得跟節目單寫得一樣, 有形式卻沒有靈魂, 不好聽.
  • 卡恩 (Kahn, 德國晚期浪漫派, 跟著名足球守門員同姓:P) 的作品 48, 這首超棒! 最後他們安可的也是這首的最後樂段. 我後來在佳佳找不到錄音, 可惜.
  • 貝格爾 (Berger, 曲風蠻像布拉姆斯) 的作品 94, 結構較前兩首龐大, 四個樂章, 節奏和調性變化也多. 我覺得也算好聽, 但是是那種刻意設計的, 斧鑿痕跡比較明顯.

演奏家方面, 鋼琴彈得很差, 感覺沒練熟. 大提琴很有感情, 但音準和音色蠻可怕的. 單簧管相對好多了, 只有偶爾的掌控失敗.

再來就是 NSO 了: 二月18日 19:30 幻想 交響@國家音樂廳
專程聽這場是為了白遼士的幻想交響曲 (Berlioz: Symphonie Fantasique). 第一次聽這首曲子也是 NSO 演出 (演出前指揮講解), 之後我買了 Phillips這張CD 帶去美國, 變成我最愛的唱片之一, 下雨的晚上經常播放. 回台灣以後就經常 “幻想" 趕快再聽到這首的現場演出 (絕對不是某網友亂縮寫的 “幻交"!)

這場 NSO 的票房真是意外地好, 二樓坐滿至少八成五! 我聽了上半場的現場後發現了原因: 法國指揮 蓋柏 (Fabien Gabel) 和鋼琴家 巴佛傑 (Jean-Efflam Bavouzet) 把曲子和樂團帶活了! 首先是鋼琴家的老師 桑肯 (Sancan, 去年過世) 寫的鋼琴協奏曲, 風格類似拉威爾的炫麗, 但素材更大膽前衛, 長度也比較長, 第一樂章 快-慢-快 三段落都有很完整的獨立發展, 規模已有一整首莫札特時代的協奏曲.

再來是我聽過也蠻喜歡的拉威爾鋼琴協奏曲 (寫給兩隻手的, 他還有一首寫給左手單手演奏), 致敬意味也很濃, 因為桑肯在世時以演奏拉威爾聞名. 最不能錯過的是這首的第二樂章, 在莫札特式的左手伴奏上, 浮著極長的、重音跟伴奏錯開的迷離旋律, 此旋律跟木管交接時段尤其動人. 鋼琴家非常有自信, 動作很誇張 XD, 速度偏快, 導致第三樂章樂團銜接不起來. (PS. 跟拉威爾很多管弦樂一樣, 這首從頭到尾都很挑戰管樂器的技巧.) 後來安可曲重新演奏第三樂章就好非常多了.

http://www.youtube.com/v/0epYgL0Baqk&hl=zh_TW&fs=1
蓋伊 (Francois-Frederic Guy) 演奏拉威爾: 鋼琴協奏曲第二樂章
下半場的幻想交響曲, 讓我簡直不敢相信這只是 NSO! 也許因為演出過比較熟, 但我覺得更重要的是指揮比較嚴格. 從中場很多人還在狂練, 以及演出中大家的專注, 可以感覺到 NSO 團員特別認真對待這場演出. 第四樂章的低音管樂氣勢, 和第五樂章指揮帶頭的群魔亂舞, 尤其令人驚豔.


沙羅能 (Esa-Pekka Salonen) 指揮瑞典廣播交響樂團演奏西貝流士: 第五號交響曲, 第二樂章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