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為合唱團唱棍兼古典音樂迷的我, 到現在才寫第一篇有關音樂的文章 😛

是的, 因為太忙了, 回台之後聽的第一場音樂會, 竟是朋友贈送的票 (此文獻給她): NSO 音樂學苑 給交響新鮮人的第一堂課, 由彭廣林主持, 國家交響樂團 NSO 分部首席或副首席示範演出, 曲目皆有鋼琴伴奏.

第一首低音號的演出很活潑, 是 1904 年 Monti 寫的 Csardas 舞曲, 已經可以看出銅管演奏家一般比較愛現及親和的一面 (這和木管, 弦樂, 鋼琴演奏家真的很不同).

第二由長號表現, 選了 1915 年 Fillmore 寫的 Lassus Trombone. 曲子也很活潑, 不長也不太艱澀, 而邵恆發走入觀眾挑逗的演出獲得了高度的共鳴.

上半場最後一首結束了銅管的介紹, 劉怡欣帶來了獵號, 自然號, 和現代法國號, 讓我們可以仔細地比較. 這段她也講了另一個小知識: 布拉姆斯 Brahms 希望他的交響曲由自然號演出, 而不是新式的兩調合併 (F調和Bb調) 法國號. 果然符合他"新古典樂派"的形象 🙂 還示範了 Brahms 的第一交響曲第四樂章法國號主題 (就是傳說中暗戀 Clara 那段):

正式曲目則選了巴黎音樂院指定考題, Bozza 在 1941 年寫的 En Foret; 演奏很棒, 但我個人覺得這曲的感覺是整人多於好聽…

下半場由木管開始, 第一個亮相的是低音管, 簡凱玉介紹一般低音管有三公斤重之多, 可以拆成四節 (簡直就像步槍分解), 由有點彈性的楓木鑽孔製成. 雙簧的簧片吹起來像嗩吶, 加了變音管吹起來像氣笛 😀 示範的段落也選得很好, 有 Stravinsky “春之祭" 和 Dukas “魔法師的門徒", 後者還是迪士尼兩部"幻想曲"卡通裡的米老鼠主題喔. 彭廣林還提到了貝多芬合唱交響曲第四樂章, 低音管與弦樂第一次對位的地方, 我回想起來, 確實是很經典的低音管段落.

正式曲目是 Bitsch 1946 年作的 Concertino, 我以前不知道名字, 聽了以後非常喜歡.

第二位由長笛首席, 日本正妹宮崎千佳帶來長笛和短笛. 原來現代長笛這麼名貴 (十八世紀以前是木笛), 外面是白金裡面是銀, 看來拆成三段去賣應該不錯 XD. 短笛真的很短, 只有兩段, 我想可能就比較便宜吧 XD 她演奏我最喜歡的長笛曲目, 巴哈 Orchestral Suite (BWV1067) 裡的兩首: Polonaise (長笛演出) 和 Badineria (短笛演出).

最後登場的居然是小提琴, 這拉小提琴的彭廣林也太偏心了吧, 木管還有一堆沒介紹耶… 好吧, 至少我學到了小提琴塗了二十幾層漆, 越拉則漆越能滲入木材毛細孔, 也就是為何越老的琴越好聽越名貴; 義大利有聞名的製琴技術, 法國則擅長製造優質琴弓. 但是這趴示範真的太長了: 空弦按弦音色對比, 單跳音雙跳音, 右手左手撥弦, 八度三度十度雙音, 連 vituoso (炫技) 這個字都聊到 orz.

演出的是兩首很耳熟的名曲: Massenet 1894 年歌劇, 泰伊思 Tha\"is, 裡面的冥想曲 Meditation, 以及魔鬼傳奇人物 Paganini 為小提琴獨奏寫的 24 首 Caprices 裡的最後一首 (Auer 1820年配鋼琴改編版). 兩首的感覺, 都是作品比演出好 ^^; 沒辦法, 聽過太多名家拉過, 就容易有過高的期待 😛

下次去音樂廳, 應該就是去聽聖彼得堡愛樂了吧, 真期待下個月 🙂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