該內容受密碼保護。如欲檢視請在下方輸入你的密碼:

naufrages

原本不認識法國「陽光劇團」。是 Ruby 積極推薦,加上聽說是兩廳院的難得企劃合作,才特別花了兩千元看「未竟之業」平日場。有幸買到首演,事前不知道劇情,也沒有無謂的高期待。

沒想到一看就愛上了。那接近電影「大藝術家」的默片懷舊、類似「少年Pi的奇幻漂流」的奇特海難故事、加上一點點加拿大「太陽劇團」般的詼諧與劇場專業、甚至一些「悲慘世界」音樂劇的大時代革命感,都是讓我四小時 (含一次中場休息) 從目不轉睛到笑中帶淚,劇終起立瘋狂鼓掌十分鐘的因素之一。

而其中引起我最多共鳴的,回到興趣,還是古典音樂。劇中充滿了音樂,而所有的背景音樂都有來頭。從貝多芬、「舒伯特」(也是這劇一個角色的名字),涵括浪漫時期、國民樂派、印象樂派等等各大名家的作品,一直到德布西、蕭士塔高維契等,不論怎麼轉換,總是和劇情形成完美的搭配。如果你不像我,在聽到華格納的指環動機融入劇情時泛淚,或沉溺在布魯克納的堆砌和聲世界裡無法自拔,至少你一定可以在威爾第赫赫有名的「茶花女」旋律中,找到全劇意念中「浪漫與理想」在音樂方面的完美詮釋。

Ruby跟我提到,多日的演出,加上票價貴、不景氣,導致票房未如預期爆滿。我看完後,推薦大家,花個兩千多元看都值得。一來自由入座,可以早到佔好位置 (不像柏林愛樂,多一倍的錢還坐邊邊聽),二來法國「陽光劇團」是少數以接近共產主義形式創作演出的劇團,比起大家熟悉的芭蕾舞、音樂劇等商業經營的模式,這可說難得一見。對我來說,這部「未竟之業」值回的票價,接近現場版「悲慘世界」音樂劇或「吉屋出租」音樂劇。如果加拿大「太陽劇團」、柏林愛樂、法國「陽光劇團」,三大天團 (現在我都已欣賞過),同時來台演出經典作品,在類似票價下,我應該會毫不考慮優先選擇法國「陽光劇團」。

兩廳院訂票:http://www.artsticket.com.tw/CKSCC2005/Product/Product00/ProductsDetailsPage.aspx?ProductID=oK4bYlG1Gfzpcb6eZBpMAQ

指揮: Massimo Zanetti
2012/4/15(日)19:30@音樂廳 NSO名家系列-金色狂想

Ravel: Ma mere l’Oye

R. Strauss: horn concerto no.2 in Eb, TrV 283
mov.1
mov.2
mov.3

Ravel: rapsodie Espanola (N°1. Prelude à la Nuit) (full version I,II; III,IV)

Respighi: feste Romane

學思科技成員。邱政維(副總經理)、林冠明(技術總監)、洪佩民(專案經理)、曾思遠(創辦人&總經理)、王怡惠(行銷總監)

立者(左至右): 邱政維(副總經理)、林冠明(技術總監)
坐者(左至右): 洪佩民(專案經理)、曾思遠(創辦人&總經理)、王怡惠(行銷總監)

出運啦!學思科技又上新聞了!

數位時代「創業小聚」專訪 http://www.bnext.com.tw/Article/view/cid/103/id/22722

「選擇在教育這塊領域耕耘,是因為他認為學生光在學校上課並不能完整吸收知識,下課還要依賴補習班,產生一個惡性的循環。另外,大都市有豐富的課後輔導資源,反觀非都市地區相對缺乏,曾思遠開始思考,透過內容分析和程式設計,建立一個讓全台學生都能使用的學習平台。 」

Freud chamber ensemble
2012/3/29(四)19:30@國家演奏廳
演出者: 弗洛伊德三重奏, 鋼琴/楊美娜, 單簧管/鄭哲男, 大提琴/柯慶欣

上半場曲子比較好聽.
1. Nino Rota: Trio for clarinet, cello and piano (1973)
I., II., III.

2. Robert Muczynski: Fantasy Trio for clarinet, cello and piano, op.26 (1969)
I., II., III., IV. (1:52安可)

下半場第一組, 蠻妙的極短篇.
1. Marko Tajcevic: Sedam Balkanskih igara (1926)

2. Zemlinsky: Trio for clarinet, cello and piano, op.3 (1895)
I., II., III.

流浪者三重奏CD 舒伯特鋼琴三重奏全集

流浪者三重奏CD 舒伯特鋼琴三重奏全集

流浪者三重奏是有名的鋼琴三重奏團. 第一天演出真是精采! 場地(新北集會堂)太乾是唯一遺憾之處.

上半場第一首 安祥的 舒伯特夜曲 (Schubert: Notturno, D897 / op.post.148) 因為遲到沒能聽到, 真可惜. 但第二首 陰慘嘲諷的 蕭士塔高維契 第二號鋼琴三重奏 (Shostakovich: piano trio no.2, op.67) 真的展現了他們的絕佳默契, 以及氣氛營造的強力.

下半場跑去前排坐, 以收到原音, 減少場地問題為考量. 果然, 重頭戲 舒伯特 第二號鋼琴三重奏 (Schubert: piano trio no.2, D929/op.100) 徹底展現他們長期合作的絲絲入扣, 聽得我陶醉不已.

安可曲也很給力! 第一首是 海頓 第39號鋼琴三重奏終樂章 (Haydn: Rondo all’Ongarese, Hob. XV/25. 3rd mov.), 輕快的第一主題與吉普賽風的發展, 比起舒伯特的絮語, 有著截然不同的清新感受. 第二首是 德弗札克 第4號鋼琴三重奏"悲歌"終樂章 (Dvořák: piano trio no.4 “Dumky", op.90, 6th mov.), 又是完全不同的東歐舞曲.

聽完實在感動, 拿節目單排隊請他們簽名. Au voir, 晚上再見面, 在中油大樓的第二場!

中油的場地居然比新北還差, 毫無反射兼冷氣擾人. 演出還是很精采!

上半場 布拉姆斯第一號三重奏 (Brahms: piano trio no.1,op.8), 下半場扣人心弦的 拉威爾 (Ravel: piano trio in a,M.67) 和 史麥塔那 (Smetana: piano trio in g, op.15), 安可曲第一首又回到貝多芬 (Beethoven: piano trio no.1,op.1,4th mov. finale), 第二首更是重演前一天的海頓吉普賽.

從合唱團 Albert學長 最近的臉書討論中, 找到「反對獨尊SSCI SCI等指標 找回大學求是精神」這個連署. 填寫連署意見時有感而發, 寫些心得.

會有機緣踏入線上教學創業領域, 其實也是因為台灣對大專教師的資格與評鑑, 跟我真正的教學專長, 存在越來越多的差距. 我雖然是資優生體系出來, 但我反而不擅長資優教育, 對尖端科學研究沒有興趣, 也沒有可在生涯上刻印的研究理念體系與學歷.

相對的, 我喜歡教會一群經歷平均, 或對課程相當陌生的學生, 讓他們從幾乎是零的興趣與知識, 自己拾得前幾塊墊腳石. 學生從排斥茫然到還可以接受, 對我的成就感, 遠大於他們成績進步幾十分; 就更別說我不喜歡斤斤計較滿分與非滿分的所謂鑑別程度.

然而, 這樣的純教學職位在台灣前途茫茫, 不是面對K12的無缺流浪教師問題, 就是面對幾無保障的流浪約聘講師問題. 身在一個擁有高達一百多間大專院校的小國裡, 卻碰上如此之無奈景況, 我也只能徒呼負負, 並慶幸生命的許多貴人, 引導我走向程式設計訓練與小型創業之路, 而不是我也不認同的大型補習班教育體系.

我認為, 大專院校有許多課程, 其實是作為讓學生獨立思考與產生興趣的媒介. 如果授課教師均被要求以專業領域研究成果來判斷適任程度, 可以說是忽略了這些課程的準備, 對大專院校教育的重要性. 所以我不但反對獨尊SSCI,SCI等不盡公正的指標, 也反對講師學經歷限制越趨嚴格固執, 更反對被升格制度搞到逐漸衰退的技職體系學校, 所被迫扭轉的教學與研究資源分配.

這篇文章沒有寫死, 因為我的人生和國家的教育是百年大計, 路還很長. 或許, 等幾載後心智更穩定, 回首此篇筆刀霍霍, 我也會哂然一笑然後封存吧.